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专栏诗人】《雪歌现代诗•散文诗专集》文/王明雪(甘肃)

4 已有 687 次阅读   2020-06-02 09:30

【专栏诗人】《雪歌现代诗•散文诗专集》文/王明雪(甘肃) 

总第(3178)期 ||总编:觉斓||主编:铁骑

原创诗歌||配图: 网络

‖ 眺望,异样的天涯

坚硬的风,一阵接一阵反复刮过

将城郭拆卸成废墟,天涯那边

曾经的繁华淹没在时空深处

只剩下残垣断壁坚守缺失的荣光

风,依旧若无其事地拨弄是非

.

荒野空旷,恍惚有刺耳的鸟鸣

故园因缺少雨露润泽而分外焦灼

.

似乎赤裸的沙砾已陷入了沉思

比起落寞,更像疲惫不堪的黄昏

几位现代探幽的不速之客

依然在自己疏淡的影子里眺望

用眼睛提取古往今来的烟云

.

辽阔的风吹老了古今所有悲怆

抵达岁月,目睹又一重境界复活

.

面向苍茫,是否可以打开心结

蔚蓝到底的天空什么也没有

天涯除了苍茫依然是难言的苍茫

世间万物都有各自的定数

时间到了,该凋零自然走向凋零

.

没有马匹,一切按照神的旨意

足以安慰心理落差极大的远行人

.

苍穹与荒漠,承载了多少秘密

光影的锋刃插入无边的寂静

有限的阴晴,呼应着永恒的未知

让灵魂从干裂的记忆中醒来

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真实时空

.

更远处,尘世间仍然车轮滚滚

漠风袭来,已将心头的尘埃吹散

.

‖ 雷雨过境

风起云涌,万千乌鸦的翅膀

呼扇出脾气暴虐的雷公

锋利的闪电撕开了厚重的云幔

天空砸下飞扬跋扈的雨瀑

.

时空激起一片嘈杂的杀伐声

噼里啪啦,没头没脑乱坠

浓荫如盖的大树正被风雨抽打

南来北往的行人,慌不择路

.

高举着杂物的积水四处横流

淹没了所有的瓷器和花草

让心惊胆战的爱恨无处落脚

只留下,难以名状的狼狈不堪

.

转瞬之间,西边日出东边雨

远山架起绚丽的彩虹桥

欣赏或消失,都已无关紧要

江山依旧露出若无其事的微笑

.

‖ 五月之湖

1]

再次送走落花流水的季节

你已垂下饱满的头颅

沉默是献给人间成熟的粮食

所有的雪雨冰霜

连同那些刻骨铭心的疼痛

全都像无影无踪的风

吹过了岁月沧桑的河流

波光粼粼,总令人想入非非

2】

我知道,冷暖交错的浪花

稍纵即逝

你好,面向丰收在望的时空

往事正化作远去的帆影

那些挤满光阴的河道

沉淀了尘世太多的悲欢阴晴

向风雨索要朴素的生活

或祈盼奇迹从天而降

梦,是开在理想家园的花朵

3】

你可知道,花朵凋零之后

是否会在太阳的引领下

恰好遇见五月灿烂的笑容

苦涩的汗滴早已渗入到泥土

却让大地越发熠熠生辉

挂在西窗的那把银镰

随风溜进了麦香飘逸的田埂

让我们静默地守望

然后,在无眠的梦中惊醒

4】

重新捡起往日旖旎的风景

虔诚地迎接你的光临

与那些饱满的热情交相辉映

最后,让鸟儿衔来祝福

听昨天和今天在麦浪上重逢

我就着风展开想象

把五月当做满地金黄的诗笺

.

‖ 雨中的遐想

万能的神,从云端降临人间

带来一场痛快淋漓的雨

令飞絮的堤岸恢复到往事之前

此刻,恍若古老的足音踏过

像风那样摇响八面的芳菲

是否可以代替或抚慰

姹紫嫣红飘落时的千般厌倦

.

无所谓城池远山被凝望遮挡

破碎的雨滴,溅起了几多启示

将胜过怎样的赞美与说教

或揖别花魂,芳草继续赶路

把千年的追求和梦想

铺成道路,朝着天堂的方向

索要湿滑身后的万里晴空

.

像流云,漂泊在永远的路上

信手挥舞的风,犹若摧枯拉朽

以那种泼墨或写意的方式

跌宕起伏,演绎出生命的过程

当看到远近高低飞溅的雨声

我决定,放弃所有的骄傲

行走在梦里梦外的黎明与黄昏

.

牧笛,依然在风雨中若隐若现

透过苍茫,转眼已是端阳

‖ 留在时空里的呓语(散文诗)

1】

夕阳款款走来,带着神秘而柔和的微笑。

也许你还未曾听过,比青藏高原的雪山发出的那种更加遥远,更加动人的嘶鸣。

沿着铺满残阳余晖的堤岸,我逆流而上,追赶滑过头顶的那只大鸟。暮归的马匹和匆匆赶路的羊群,恍若汩汩流淌的浪花,不知何处是它们的起点,或是终点。

走向大地寂静的高处,遥望着诗歌指引的方向,可以将缺少理性的花环抛向最后的那抹晚霞。

或干脆顺流而下,探寻在河流中闪烁其词的星光,而我只想紧紧抓住属于自己的灯盏。

寂静,往往会在似是而非的马蹄声中远去,以它柔韧的耐心,为我们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惊心动魄,或波澜不惊的远方。

此刻,我正在戮力看着它们,用日月赐予的信仰和精神。

但愿能找到自然回归的方向。

2】

有形却无痕的光影,正在穿越暮晚。

瘦长的树影在风中晃动,那些觅食归来的鸟鸣,唱着只有它们自己才能明白的歌谣。

苍茫的暮色,当它落地合拢的那个瞬间,竟然显得那么无奈。

那种黯淡而朦胧的忧郁,是否能唤醒我锈蚀的记忆?

我猜想,它的内心除了爱恨编织的诗歌,还有许多让人说不出来的东西。

其实,抵达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动词,忙忙碌碌的身影,究竟要赶往一个什么样的去处,谁也说不清楚。

即使你用虚拟或梦幻的方式,也弄不清暮色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暮晚,通过一双双执着且疲惫的翅膀,找到的自己的归宿。

哦!再美好的瞬间,当经过之后,都将化作渐行渐远的回忆。

然后,郑重地告别眼前的一切。

3】

在时空的边缘,有一种声音从大地深处传来。

风吹过五月汗流浃背的田埂,那枚丰盈的落日,变成了红尘不可或缺的泥土,变成了人们赖以生存的庄稼,成熟的气息不断向四面八方漫延。

漫过古老的而年轻的月亮,漫过陡峭而平坦的时空。

在无限轮回的日子里,你举起缠缠绵绵的炊烟,一遍遍诉说着天上人间凄美的故事。

神秘的星河湾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那个隔着银河向人间眺望的女子,用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之美,丰富了多少人前世今生的想象。

令无数仰望的目光,插上了翱翔的翅膀,追逐天真无邪且又浪漫的时光。

时空里的呓语,均匀而辽阔。

4】

走过许多如梦如幻的绿水青山,生命在朝朝暮暮之间无数次的重复轮回,而此刻,暮色里的时光却又一逝不回。

我祈盼或呼唤明天。

但愿阳光依旧,草木依旧。

而我依旧还能在苍茫的暮色里继续行走。

.

‖ 散文诗 •光影(组章三题)

一、日子

摩肩擦踵,恍若是一个短暂的梦,在追逐另一个悠长的梦。

带着高深莫测的苦涩与甜蜜,反复接受风雨的洗礼,别无选择地面对尘世的精彩与晦暗,趟过像河流一样漫长的岁月。

又似一块饱含磁性的旷野,吸收阴晴圆缺,还有盐粒和风霜。

固执地守望,守望着你许下的每一个美丽而真实的谎言。

最后,只留下几片洁白无瑕的雪片,在风中为春天带路。

漫不经心的时光,在幸与不幸之间轻轻走远。

二、夏荫

伟岸的身躯,铺展沁人心肺的风景,为盛夏撑起斑驳的荫凉。

那种清新靓丽,爽快锋利的感觉,是不是别样的惬意而抒情?

这一切属于麦收时节,风在挥汗如雨的田埂那边潜伏了许久,还将继续潜伏。

知了,在密不透风的树叶掩护下,叫得肆无忌惮。

那种叫声穿透了烈焰,可以忽略细节,只剩下无边的灼热。

翻滚的麦浪,掀起变幻无穷的想象空间。

麦芒上闪烁的汗珠,足够让夏荫品尝到苦涩背后的喜悦。

三、穿越

不知道,还有多少光影可以用来挥霍,或者穿越?

是的,我们正在穿越光影里所有的事物,或者,光影里所有的事物正在穿越我们。

其实,穿越是一个复杂却又简单的动作。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被光影引领且又被光影捆绑,然后抛弃的孩子。

一生一世,我们时刻都在试图穿越,可蓦然回首,我们依旧还在属于自己的光影里徘徊,

或者,在未知的时空里做着继续穿越的游戏。

.

‖ 远村(散文诗)

越过钢筋水泥编织或堆砌的都市繁华,倾听隔岸烟火款款缠绕着低矮的远村。

似有某种挥之不去的韵味,在耳畔久久萦回。

犹若古老得不能再古老的田园牧歌,鸡犬相闻,宁静而悠远。

然后,轻轻闭上眼睛,悉心感悟时光流淌的声音。

何必要抱怨桃李不留春,光阴又让我走进了小满时节。

君可见,油菜花开,莺飞蝶舞的风景那边,早已绿树成荫,杏深桃浅,庄稼含情垂首,鲜莓暗吐娇艳,更有溪流淙淙,吟诵出泥土丝丝入扣的畅想。

时间把生命的棱角打磨得圆润而丝滑。锋利而柔曼的光影从尘世的另一端照射过来,在我的骨肉之间恣意穿梭,最后停留在一株散发着原始光芒的麦穗上,从容地举起沁人心肺的幽香。

令人沉醉,流连忘返。

.

‖ 雨,飘过小满(散文诗)

乘着流云,你带着清凉可人的微笑,翩然而至,将点点晶莹的思绪浓缩成夏日的绿荫,给我营造惬意的生活空间。

风,解开红尘矜持的纽扣,洗濯岁月留下的汗渍与尘埃。

窗外,有无数斑驳却又清新的影子,像雨中飘逸的动词或靓丽的形容词,委婉且潇洒,犹若天籁般美妙的絮语。

当然,微风总会撩开水雾织成的面纱,柳岸摇曳在动静与动静之间,许多冷暖沐浴在小满的雨中,包括我们渴望的明天。

雨,在滚动的雷声里奔走相告,那种酣畅淋漓的呼唤,令天地万物动容,荡气回肠。

循着雨的思绪,再次想到我的远村、炊烟,还有不朽的麦香。

我相信,经过一场小满雨的洗礼,所有流动的灵魂,将会变得清澈如初。

重新打开朴实无华的内心。

【作者简介】雪歌(本名王明雪),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诗词学会会员;甘肃省金融作家协会理事;国际城市文学学会甘肃分会副会长。 现为甘肃省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当过工人、教师、编辑、记者、银行职员。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多篇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杂文,其中有小说《大红枣儿》,散文《村魂》《读海》《泾河两岸绿如染》,诗歌《将军故乡行》《芦花,芦花静静地开》等多篇作品获奖。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