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术杂谈] 赵朴初对张行素的极高评价,在书画界前所未闻,一语中的!

7 已有 1322 次阅读   2019-08-11 21:09   标签张行素  郑板桥  梅兰竹菊  板桥体  赵朴初 

张行素,徜徉在郑板桥艺术世界里的独行者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著名书法大师赵朴初先生特为张行素题词:“竹风梅梦,万读不空。儒雅罕见,堪启后生。”

 

作者 丹青飞狐(著名艺术评论家)





张行素(1938-2018),出生在安徽皖北一个书香世家,8岁随父习字,12岁学画。弱冠之后,张行素在安徽合肥遇到了安徽名画家萧龙士,即拜为入室弟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张行素就与李可染、陈大章、田世光、陆俨少等当时的书画大家齐名,为世人推崇。

 

在书画界,有“人保画”和“画保人”的说法。所谓人保画,是指这个人活着,画价就不会掉,因为作品的价值不是取决于艺术造诣的高低,是由其它社会因素决定的,比如官位、名气、社会关注度等。譬如,当今一些书画官员的作品,官位一倒,价格必然暴跌。所以,“人保画”,自然是保不住的。而“画保人”则完全不同,像唐伯虎、郑板桥、齐白石等这样的艺术家,不管过去了多少年,更替了多少代,依然是人们茶余饭后念念不忘的大画家,作品价格持续看涨。

 

前不久,丹青飞狐与国际著名收藏家、价值1.5亿乾隆玉玺的收藏者陆明先生聊天时说:“艺术家活着的时候挣大钱与去世后载入了史册,在常人看来都是成功者,其本质却有着天壤之别。做前者容易,成为后者才是真了不起。”
水墨画名师张行素就是丹青飞狐要说的后者。


 



图为水墨画名师张行素作品


近日,为了纪念张行素去世一周年,他的后人冒着盛夏高温特地赶来南京,请丹青飞狐为其撰写艺术评论文章,以了却一个心愿。当张行素的作品一张一张被徐徐铺展开时,丹青飞狐和在场的友人都为之一振,随即便沉浸在张行素的笔墨世界里,细细品味,观赏良久,众人不由得从心底里发出一致的赞叹:“好笔墨!好作品!”

 

张行素(1938-2018),出生在安徽皖北一个书香世家,8岁随父习字,12岁学画。弱冠之后,张行素在安徽合肥遇到了安徽名画家萧龙士,即拜为入室弟子。

 

萧龙士(1889—1990),早年毕业于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曾与李可染一起创办徐州美术学校。潘天寿首次看到萧龙士的作品时,便赞不绝口,称其为“江北第一画家”。萧龙士擅画竹、梅、菊、松、兰草、荷花、牡丹、雁来红等题材,其书画风格既有吴昌硕、齐白石的大写意之韵,更有“扬州八卦”的俊秀与儒雅之气。萧龙士的言传身教,为张行素走近郑板桥,融入郑板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图为水墨画名师张行素作品


在中国近代书画史上,郑板桥是一个非说不可的书画家。郑板桥(1693-1765),江苏兴化人,名郑燮,号板桥,人称板桥先生。作为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的郑板桥,做官虽政绩显著,却并不得志。不得已弃官从艺,后半生以卖画为生。郑板桥一生只画兰、竹、石,无论是气节,还是画风,对当时贵族群体的所谓主流书画都是一个挑战。所以,史上又把郑板桥作品称为“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

 

“梅兰竹菊”水墨画从板桥以后,能以水墨笔调画出它们的本色、本质、本真、本味的大家实不多见,谁能独步江湖?张行素的浮出,让一直困扰着书画界的这个“华山论剑”的话题,有了分晓。板桥之后,中国书画界“梅兰竹菊”之首,唯长期隐居于皖北颍州的张行素独尊。


 




图为水墨画名师张行素作品


张行素的“梅兰竹菊”,既有郑板桥诗书画三绝的神韵,更有板桥体“六分半书”的风采,以书入画,亦书亦画,其画清逸秀丽,其书风流倜傥。由于张行素与郑板桥所处时代的不同,人生机遇不同,感触不同,比起郑板桥,张行素的作品更灵动明丽,疏朗豁达,既有笛音渺远的古意,又有情韵并茂的风雅。张行素运笔,画由心写,其清在骨、其秀在神、其韵在墨、其雅在情。张行素笔下的梅,笔墨酣畅,遒劲有力,孤傲而清俊。“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张行素笔下的兰,折垂取势,穿插得宜,恣意而多情。“大花嗲唇如笑人,小花敛眉似羞春。”张行素笔下的竹,苍劲挺直,墨色氤氲,高洁而儒雅。“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张行素笔下的菊,花叶纷披,高逸冷艳,沉着而静谧。“天上虚星落,人间寿水香。”

 

上世纪八十年代,张行素就已经与李可染、陈大章、田世光、陆俨少等当时的书画大家齐名,求画者络绎不绝。台湾故宫博物馆、国父纪念馆曾特邀收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炎黄艺术馆、宋庆龄纪念馆等国内外多家艺术机构都将张行素作品视为馆藏珍品。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先生,辗转而获得张行素的《兰竹图》后,欣喜万分,爱不释手。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著名书法大师赵朴初先生特为张行素题词:“竹风梅梦,万读不空。儒雅罕见,堪启后生。”其钟爱之情,溢于言表。



 

图为水墨画名师张行素作品


在七十余年的艺术生涯中,张行素把自己深深地种在了郑板桥的艺术土壤里,秉板桥之画品,继板桥之气节,不仅传承了郑板桥画的形与神,其穿插于画间的自撰诗文和题款,字字珠玑,清丽美妙,更展现了板桥体的书法风采。在郑板桥的艺术语境中,张行素别具匠心,形成了自己宁静、淡泊、自然、朴素的水墨新天地,成为当代独领风骚的一代水墨画名师。那一种沉湎其中,与世无争的痴情;那一份不屈不挠,无怨无悔的耕耘,感天动地。张行素以极高的悟性,用坚韧和执着,穿越郑板桥横空出世至今这四百年的历史年轮,让我们再一次触摸到那个视权贵如粪土的中国文人跳动的脉搏,让我们再一次领略到中国画几千年的水墨神韵,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华夏文明沁人心脾的文人情怀。


 



图为水墨画名师张行素作品

 

张行素虽然已经仙去,他留下的书画珍品,已成为人们精神和物质上的宝贵财富,世间有诗为赞:

画承萧翁师造化,书学郑怪得心源。

游刃自如任潇洒,胸中稳掌雄师鞭。

梅兰竹菊四君子,书画诗词一墨缘。

修艺修德德更重,我行我素素当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